盘锦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51301|回复: 1

[茶余饭后] 盘锦黑社会小本子 盘锦的黑社会没有他根本除不掉

[复制链接]

86

主题

116

帖子

477

积分

网站编辑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77
发表于 2015-11-30 09:49: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月13日夜,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雪席卷了铁岭市。纷纷扬扬的雪花夹着冰冷的雨水,让辽北这个最大的城市气温降到入春来最低。
  第二天,铁岭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大门口,一位持枪的警察一面对着手哈气,一面如释重负地对记者说:‘今天开始法庭辩论,终于快完了。‘ 这场马拉松似的审判让人疲惫不堪。从2月9日上午8时开始,盘锦刘晓军涉黑团伙的34名犯罪嫌疑人,仅逐一‘过堂‘,就花了近一星期时间。
  10名检察官轮番上阵,50余名律师组成庞大的辩护队伍,52页起诉书,14项罪名,指控54起犯罪事实,近110卷档案材料…… 一连串数字,足以证明案情重大。一些媒体在报道该条新闻时,都在标题前加上这样的字句来诠释:辽宁省最大的黑社会性质犯罪案件。
  在铁岭,连‘倒骑驴‘的三轮车夫都知道,正在公审‘一桩比刘涌案还大、还黑的案子‘。 戴着脚镣、手铐的‘一号人物‘刘晓军叮叮当当地从法庭穿过,神色平静地与旁听席的亲属打招呼。他几乎否认了指控的全部罪行,并向法官哭诉自己被一名警察命令赤身在雪地里奔跑和罚跪。 34名嫌犯中超过30人当庭翻供,理由都是遭到了警方不同程度的刑讯逼供。 矛头指向了公安部门。打黑专案组组长、现任锦州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说,他们从侦查的第一天起,就一直与检察官住在同一个走廊里。 ‘他们时时地监督着,所以检察机关对没有逼供这点坚信不疑。历史的沉痛教训表明,用刑讯逼供来逃脱罪名的不少。
  ‘王立军对自己一手主抓的案子充满自信。 也就是他,在2002年8月29日,带领一批专案组成员,在盘锦掀起前所未有的打黑风暴,陆续抓获了房荣刚、秦东、吴英、刘晓军等涉嫌黑社会性质犯罪的嫌疑人221人。也是在这个法庭,刘晓军案公审前,房荣刚、吴英、秦东一审判决为死刑,其中吴英等9人被定性为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 最新消息传出:本溪市公安局组成专案组,已进驻盘锦。
  而去年年底已抓获了以夏伟为首的涉黑团伙。 自2000年底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在‘打黑除恶‘专项斗争动员部署会议上发出‘给黑帮势力以毁灭性打击‘的指示以来,辽宁省上下动员,成立多个专案组,沈阳刘涌、辽阳杨忠学等先后被绳之以法。
  盘锦5个重大犯罪团伙相继覆灭,就是辽宁省公安厅一年多来全力以赴打黑的结果。 鹤乡隐忧 盘锦有个优雅的别号——鹤乡。 据说这里有亚洲最大的滩涂和苇场,丹顶鹤从南方越冬飞回,在这里歇脚数十日,再飞往更北的湿地。 这里还是块富饶的土地。
  中国第三大油田——辽河油田就位于盘锦,它源源不断冒出的石油,滋养着这片土地上的120万人民。富庶的盘锦,被誉为渤海湾一颗最闪亮的明珠。 然而,土生土长的盘锦人都清楚,这个城市的一段时间里,绝不像她的名字一样充满诗意与祥和。原因就在于黑恶势力横行,许多人失去了安全感。 黑社会头目在盘锦人口中被称为‘棍‘,当地有大大小小、难以计数的‘棍‘,手下养着一批被老百姓喊着‘棒子‘的地痞流氓,无论是光天化日还是大街闹市,他们之间经常发生的斗殴、杀人、抢劫,扰得整个城市没有宁日。
  ‘一个月里,总要看到两三起棒子在打仗。‘一位周姓出租车司机说。 市民把打架叫作‘打仗‘。这个充满火药味的词显示了与‘打架‘的程度区别:‘打仗者‘常常是手持利器且成群结队进行,其结果非死即伤。 二三十人,每人手持一尺多长的锋利片刀,三五成群地拦截出租车,到饭店或歌厅等地方,与另一伙人‘血拼‘——香港电影《古惑仔》的镜头,在盘锦屡见不鲜。
  周师傅说,‘棍和棒子们胆大妄为,天不怕地不怕,打个把警察对他们来说是小菜一碟。‘ 一位孙姓交警在两伙人‘打仗‘时出面制止,当即被砍数刀,肩胛骨差点被卸掉。已被定性为黑社会性质组织头目的吴英,一次携枪上街时被正在巡逻的警察发现,他非但不接受审查,反而向追赶他的警察开枪示威,至此扬名立万。
  盘锦一位媒体同行告诉本报记者,事实上,恶性治安事件更多发生在黑帮与黑帮之间,一开始并不直接威胁市民,但它带来的扩散效应是可怕的。 盘锦大街小巷歌厅林立,但大多门庭冷落。妇女和青少年都被告知不要单独上街。一入夜,霓虹闪烁的大街上冷冷清清。 据盘锦警方统计,扫黑风暴之后的2003年,盘锦侦破27起凶杀大案,打掉40多个犯罪团伙,破获各类刑事案件2889起,依法逮捕1002人。 一度嚣张的黑势力 有人说,盘锦一地之所以匪气甚盛,跟当地民风剽悍不无关系,大军阀张作霖就在此发家。
  然而,一方民风并不足以解释如此高密度的群体性犯罪。 事实上,经过多年积累发展,黑恶势力已经形成了一股强大的权力结构,与盘锦其他权力体系千丝万缕地纠结在一起,很快像肿瘤扩散般难以抑制。 盘锦究竟有多少‘棍‘,这个问题很少有人能说清。
  但是,夏伟、刘晓军、房荣刚、秦东、吴英5人的大名,几乎路人皆知。 一位了解内情的警察为记者作了一个分类:如果说他们都算黑恶势力的话,房荣刚、秦东、吴英还处在‘初级阶段‘,刘晓军、夏伟已经向高级阶段发展。 房荣刚、秦东、吴英3人,更多以个人逞凶斗狠闻名。
  其中又以房荣刚尤甚,他曾因一夜制造三起枪击案而闻名黑道。秦东和吴英也是当仁不让的‘狠角儿‘,无论打架斗殴还是敲诈勒索,大多‘身先士卒‘,两人都身负命案。 而刘晓军和夏伟,更多以社会名流的身份出现。‘打仗‘的事很少亲自出面,自有一帮兄弟来‘料理‘。
  盘锦市双台子派出所民警李占芳与刘晓军是邻居,对刘的发家史颇为了解:初中文化的刘晓军原是日杂公司的下岗职工,曾停薪留职开出租车,1990年代初开始倒二手车,后来又开炼油厂、歌厅、游戏厅等,很快成为富甲一方的‘名人‘。
  公诉书称,刘晓军通过走私、盗窃、赌博、强迫交易等手段,在1993年至2002年的近十年间,聚敛了巨额财富,资产总价值达3874万元。刘晓军一家四口,每年消费在百万元以上,他拥有两栋别墅,还有盘锦最好的轿车:两辆奔驰S600和白色加长型宝马。 而正在被调查中的夏伟,很多人的评价是:比刘晓军更胜一筹。 知情者透露说,夏伟早在1980年代初,便是盘锦有名的‘棍‘。
  1983年全国‘严打‘时被抓获,服刑十余年,1990年代中期刑满释放回盘锦,就此‘成功转型‘。案发前,夏伟的身份是双台子区工商联合会会长,盘锦市第四届人大代表。 耀眼的政治光环掩不住他身后的阴暗事实。对‘黑道‘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夏伟才是盘锦势力最大的‘大哥‘。 夏伟有钱。记者在全国工商联民营大中型企业名录上查到,夏伟名下仅一家名为‘盘锦太平河石油化工厂‘的企业,年营业额就近2亿元,是双台子区的利税大户。 夏伟有势。他的手下王文达等人枪杀了刘晓军的妻弟,判刑后不到监狱服刑而滞留看守所,并可随意出入。
  刘晓军等人对此极为愤恨,于2000年9月6日制造了枪击王文达的血案,结果误杀了看守所一名管教。 盘锦的街头,黑帮之间经常为争夺利益和‘江湖地位‘互相残杀,惨烈的‘战争‘一幕幕上演。 既没接受过良好的教育,也并非出身富庶或官宦门第,夏伟、刘晓军等人为何能从小混混,一跃成为盘锦有钱有势的人物?
  盘锦市公安局局长杨振福对本报记者表示,这是社会转型期的必然产物:利益重新划分,而各种规则制度不健全。这种情况下,财富分配的规则就变成谁有足够的力量,谁就得到利益。 ‘这种力量,一是暴力,二是权力。‘他说。 盘锦黑势力能迅速发家,就在于充分结合了这两种力量。 一方面,黑势力依靠暴力聚敛财富,另一方面,又用所得钱财大肆贿赂,求得庇护,以维持着他们犯罪网络的‘安全运转‘。
  有24年警龄的李占芳对本报记者抱怨,在盘锦这个小城市里,来来往往都是熟面孔,‘谁犯点事儿,说情的人一大堆,上面一个电话,我们必须得放人。最后没辙,见了那些'熟手'作案,抓都懒得抓了。‘ 权黑交易改变了社会生存规则。在一些集贸市场,小商贩自愿交‘保护费‘以获得荫庇;有问题不找公检法,而找黑社会‘摆平‘。
  盘锦市通达房地产公司的老板黄福祥,一次被刘晓军强令以10万元价格,卖给房荣刚价值26万元的住宅两套;一次被迫以150万元的价格,买下刘晓军实际价值仅41.5万元的二手奔驰走私车一辆。之后,黄福祥担心再受到敲诈,以‘免费提供办公场所‘为条件,把双台子区公安局刑侦大队‘请到‘公司常驻。 打黑风暴 黑势力的嚣张引起了辽宁有关方面的重视,辽宁省公安厅按照‘打早打小,露头就打,除恶务尽‘的原则,有步骤、有计划地展开了一场打黑行动,将打击黑恶犯罪活动置于打击工作的首位,并切实加强了对黑恶犯罪案件的侦办工作。
  从2003年起,一场打黑风暴袭卷了辽沈大地。正是在这种背景下,王立军带领的铁岭专案组和另一支来自本溪的专案组来到盘锦,与黑恶势力展开了一场遭遇战。 根据辽宁省公安厅公布的数字,不到一年时间内,辽宁全省共打掉黑社会性质组织及恶势力犯罪团伙90多个、棍霸23个,抓获涉案人员627名,破获各类刑事案件475起。盘锦的诸多黑恶势力团伙就在其中。 在逾十天的采访中,王立军的名字经常被人提及。盘锦人对这位铁岭来的公安局长感恩戴德:‘如果不是他,盘锦的黑社会根本除不掉。
  ‘ 盘锦市公安局宣传科科长鞠丙平毫不讳言:之所以让铁岭的专案组来盘锦除黑,就是担心这些组织成员与当地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不能斩草除根。 王立军这位三次参加打黑的公安部一级英模慨叹:无论黑社会的哪个支点,都远远大于打黑者的权力,所以,打黑是深入虎穴的事,‘是一个人走向黑暗再从黑暗当中走出来的历程‘,鲜花、掌声与荆棘、陷阱,时时相伴。
  王立军在2月25日接受央视《新闻夜话》栏目采访时说,打黑困惑很大,打黑可怕的就是黑社会那个层层的关系网;这位在执行职责过程中身上留下20多处伤疤的警察说,这些案子能够破获,不是我一个人的行为,而是一个团队的行为,是一个整体的行为,是团队前赴后继、忘我奉献的结果。为老百姓找回公道,为他们提供更多的方便,是一个执法者的良心所在。 有知情人士告知,夏伟的案子中,可能会‘牵涉某些地方官员‘,夏伟被释放的传言在盘锦沸沸扬扬。但从盘锦市政府网站上看到一则公告:市人大常委已于2004年1月8日,免去了夏伟盘锦市人大代表的资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6

主题

116

帖子

477

积分

网站编辑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77
 楼主| 发表于 2015-11-30 10:11:22 | 显示全部楼层
  【盘锦王文达】盘锦黑社会老大王文达 大家看看大哥们当年的那些事

  有人提起王文达,大家看看大哥们当年的那些事

  盘锦市一涉嫌黑社会组织犯罪团伙被铁岭市检察机关起诉,在长达52页的起诉书中,检察机关认定这一团伙犯有包括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犯罪、故意杀人罪、盗窃罪、买卖毒品罪、强迫交易罪等多项罪名。被起诉的34人中,包括团伙骨干分子、原盘锦市双台子区公安分局建设派出所所长刘军及该组织头目刘晓军的哥哥、原双台子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刘晓明。

  资产近四千万 以刘晓军为首的这个具有黑社会性质的犯罪团伙始于1998年。检察机关查明,1998年刘晓军的妻弟赵某被王文达等人枪杀后,刘晓军就先后将闫玉光、宋旭东等人网罗手下。

  2000年逐渐形成了人数众多、骨干成员基本固定,有明确组织者、领导者的带有黑社会性质的组织。在这个组织当中,刘晓军、闫玉光处于组织者和领导者的地位,宋旭东、朱建军、刘军等13人为骨干成员,一般参与者十余人。

  至2002年,该组织已经发展成为组织庞大、体系完整、关系复杂、实力雄厚的黑社会性质组织。 1993年至2002年,刘晓军通过走私、盗窃、赌博、强迫交易等手段,聚敛了大量钱财,现拥有资产总价值达38744137元,除挥霍外,刘将其中一部分用于该组织的违法犯罪活动,该组织骨干成员共拥有资产850余万元。

  该组织以暴力、威胁等手段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在盘锦地区称霸一方,有组织地进行了大量违法犯罪活动。为使该组织生存发展,刘晓军使用多种手段拉拢腐蚀党政干部和国家工作人员,从而得到庇护,几年间该组织迅速发展,先后实施了故意杀人、故意伤害、盗窃、走私、贩卖毒品、非法买卖枪支、非法持有枪支、敲诈勒索、强迫交易、赌博等各种违法犯罪活动,严重地破坏了盘锦地区的经济、社会秩序。

  屡次制造枪击案 1998年6月,刘晓军的妻弟被王文达等人枪杀后,刘晓军、闫玉光等人便找机会报复。

  2000年夏天,刘晓军派闫玉光、朱建军从外地接负案在逃的宋旭东和服刑期间保外就医的韩强,商量后,刘晓军准备了通讯工具、枪支弹药及伪装用的衣物等作案工具。

  2000年9月6日晚8时30分,刘晓军、闫玉光指使宋旭东、韩强、朱建军三人乘坐韩刚驾驶的汽车跟踪王文达至红运酒店,之后,宋旭东携带五连发猎枪和仿“六四”手枪,韩强携带双筒猎枪,朱建军携带六连发猎枪冲进王文达就餐的四楼餐厅,宋大喊:“谁是王文达?”盘锦市看守所管教那会斌刚一起身,韩强照他后背就打了一枪,那会斌中弹倒地后,宋又用手枪朝其头部连开数枪,致其当即死亡;朱建军持枪将王文达、胡海军(被害人)打一枪后,四人逃离现场。

  1999年1月19日晚,宋旭东在盘锦市兴隆台区太阳城音乐广场二楼包房内,与韩红军因琐事发生矛盾,遂从包房窗台上拿起5连发猎枪,冲出包房,一枪打在坐在走廊沙发上的韩红军左腿根部,后欲将子弹上膛再打,被人拉开后逃离现场,韩红军因失血过多,当日抢救无效死亡。

  1999年9月,秦东(另案)听说崔道愉要对其报复,便指使朱建军等三人于10月7日晚,携带猎枪、迷彩服式雨衣来到胡家镇黑鱼村一家烧烤店附近,三人戴上口罩,穿上雨衣,手持猎枪、菜刀冲进店内,向在店内吃饭的崔道愉四肢连开十余枪,并砍崔右手一刀,逃离现场。

  崔在送往医院途中因失血性休克死亡。 2001年夏天,刘晓军在邵某手中以7万元买了一台无手续桑塔纳轿车。

  当年8月26日,刘晓军往邵某家打电话索要买车款,与接电话的邵某母亲发生口角。恼羞成怒的刘晓军便带人乘坐两台轿车闯入邵家,将邵某的父母打成轻伤。 2001年圣诞节前一天,刘晓军、闫玉光与手下在盘锦市富祥酒店吃饭,得知王健在盘锦大酒店后,派手下乘坐闫玉光的奔驰车前往。

  在盘锦大酒店门前,这几人将王健及妻子打伤后,逃离现场。王健脾被摘除,妻子为轻微伤。 闫玉光、宋旭东、房荣刚(另案)等人与吴大鹏、范思本、郭辉、齐万和等人素有积怨,便想报复。1995年12月20日晚6时,闫玉光纠集宋旭东、吴少良(另案)等人,手持枪支,窜至新大地酒店,吴少良持猎枪顶着范思本右膝盖处打一枪,房荣刚抢下吴手中猎枪,击中范思本右膝盖下两枪、击中右手一枪;宋旭东持猎枪击中祝健(被害人)左膝盖处一枪,之后,宋旭东又持枪打吴大鹏,因枪没有子弹,用枪托砸吴,后宋旭东抢下闫玉光手中小口径手枪,击中吴右脚踝,之后,又用猎枪击中吴左右腿各一枪后逃离现场。

  当晚19时,闫玉光、宋旭东、房荣刚等人又窜至盘锦市曙光新农村华盛炼油厂一板房内,向郭辉连开数枪,当晚20时许,闫玉光、宋旭东、房荣刚等人持枪闯入曙光友谊餐厅,将齐万和击伤。经法医鉴定,范思本、祝健、郭辉、齐万和四人为重伤,且均为不同等级伤残

  2000年5月至年底,刘晓军、刘军伙同他人在盘锦大酒店开设游戏厅,利用赌博游戏机设赌牟取暴利,几个月下来,刘晓军获利50万元,刘军获利30万元;2001年10月初的一天,刘晓军通过刘军强行将价值41.5万元的一台白色奔驰600型轿车以150万元的高价卖给盘锦市通达房地产公司经理黄福祥。

  令人发指的是,刘军不仅直接参与刘晓军黑恶势力团伙,还大肆利用手中的权力帮助其他涉黑团伙鱼肉百姓。2001年7月,房荣刚找到刘军,请刘军帮忙买两套房子。刘军明知房为其他涉黑团伙的头目,没有犹豫,爽快地答应了。

  刘军领房找到了黄福祥经营的通达房地产开发公司,利用刘职权之便,房以人民币10万元钱强行在黄福祥经营的通达房地产开发公司,购买两套价值人民币26万余元的住宅楼。黄福祥明知道这是一桩亏本的买卖,但面对脚踏黑白两道的刘军,他只能哑巴吃黄连。当年10月,房荣刚再次以5万元的价格强行向黄福祥购买了价值13万多元的住宅楼一套。

  刘晓明(盘锦市双台子区公安分局原副局长):以身试法,包庇黑恶势力

  刘晓明是盘锦市最大黑恶势力团伙头目刘晓军的哥哥。至于刘晓军的黑恶团伙能够迅速壮大,借助了多少局长哥哥的“光亮”就不得而知了。但可以肯定的是,刘晓明明知道弟弟是黑恶团伙的头目,所从事的是违法犯罪的勾当,却以身试法,一步步陷进了犯罪的泥沼中。

  2000年9月,刘晓军等人在丹东走私汽车时,被当地警方抓获。丹东警方查扣刘晓军走私车款118万元及盘锦车牌照3副,并将组织骨干成员朱建军等人拘留。为了挽回损失,刘晓军急忙找到时任盘锦市双台子区公安分局副局长的哥哥刘晓明,请他去丹东要回车款及人。

  刘晓明明知道刘晓军被扣的是走私车款,但还是立即赶往丹东疏通。经过刘晓明的工作,刘晓军一分不差地取回了走私车款118万元及3副车牌照。刘晓明的包庇让刘晓军等人逃脱了法律的制裁,也更加助长了其犯罪团伙嚣张的气焰。

  2002年11月28日,刘晓明明知道刘晓军是警方的抓捕对象,仍指使他人从刘晓军的存款内取出50万元给刘晓军,资助其逃匿。

  刘晓明身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明知刘晓军等人涉黑而予以包庇,检察机关以包庇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和窝藏罪对其提起公诉。

  丁勇(兴隆台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原副大队长,在逃)、闫春辉(盘锦市公安局刑警大队专案一大队原副教导员):收受贿赂,顶风作案

  2001年11月份的一天,房荣刚通过李卫等人牵线搭桥,直接给兴隆台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原副大队长丁勇人民币10万元。在2002年6月12日,房荣刚投案后,丁给其办理了取保候审手续,使房荣刚暂时逃避了法律制裁。丁纵容了房荣刚的犯罪行为。

  2002年10月25日,房荣刚被公安机关抓捕后,其妻李萍为达到给房减轻罪责之目的,贿赂盘锦市公安局刑警大队专案一大队副教导员闫春辉人民币5万元。闫春辉收下了贿赂款5万元,但还没等他为房荣刚“办事”就东窗事发,跌进恢恢法网。

  刘宪邦(盘锦市看守所原所长):允许罪犯随便离所外出

  任职期间,刘宪邦超越法律权限,不仅将一名被判11年有期徒刑的罪犯王文达留在看守所里,逃避服刑改造,还允许其随便离所外出,由此酿成2000年9月6日血案。

  几年前,刘晓军的妻弟被王文达等人枪杀后,刘晓军、闫玉光等人便找机会报复。2000年9月6日晚,罪犯王文达与管教员出去吃饭。8时30分,刘晓军、闫玉光指使宋旭东、韩强、朱建军3人乘车跟踪王文达至红运酒店。

  之后,宋旭东携带五连发猎枪和仿六四手枪,韩强携带双筒猎枪,朱建军携带六连发猎枪冲进王文达就餐的四楼餐厅,宋大喊:“谁是王文达?”盘锦市看守所管教那会斌刚一起身,韩强照他后背就打了一枪,那会斌中弹倒地后,宋又用手枪朝其头部连开数枪,致其当即死亡;朱建军持枪对王文达、胡海军打一枪后,4人逃离现场。

  王峰(盘锦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原中队长)、冯力军(盘山县公安局原副局长)、许彬(盘锦市刑警大队原副大队长、周边中队中队长)、于淼(兴隆台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追逃中队中队长):保黑、护黑,助纣为虐

  2001年1月4日晚,吴英黑恶团伙成员高来友因为非法持有猎枪被兴隆台派出所抓获,为此,吴英找到时任盘锦市公安局刑警大队中队长的王峰“帮忙”。王峰没有拒绝,积极当“担保人”为高来友疏通关系,最后用吴英的2万元将高取保。当然,吴英也给王峰以重谢。通过这件事,王峰成了吴英的朋友。

  吴英被李泽新将腿打伤后,便对李伺机报复。2000年10月23日,吴英召集常乐、高来友、马亮、孔令宏、王野到其在八一市场附近的租房处,研究如何报复李泽新,并进行了详细分工。次日早8时许,吴英等6人携带7支枪,驾驶2台车前往盘山县火化厂,去寻找为其亡母烧“七期”的李泽新。

  到火化厂后,吴英、常乐、孔令宏将车停在大门口准备堵截,由高来友、马亮、王野驾车进入火化厂院内寻找李泽新,由于火化厂工人报案,公安机关及时出警将吴英等人抓获。

  一听吴英出事了,王峰亲自到盘山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周边中队,找到时任刑警大队副大队长兼周边中队中队长的许彬为吴英等人说情。

  许彬与时任盘山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并主持工作的吕有义沟通后,只收取吴英10万元人民币,便将吴英、常乐、高来友、孔令宏放回,未对吴等人作任何处理。时任盘山县公安局主管刑侦工作的副局长冯力军从沈阳学习回局后,明知此案处理不当,却未对吴英等人作出追诉决定,致使吴英黑社会性质组织逃避了法律的追究,继续为非作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以上内容来自盘锦论坛(http://www.apanjin.com),欢迎大家来盘锦论坛发帖,关注百姓话题,让盘锦百姓有个说话的地方就在盘锦论坛盘锦民生关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爱盘锦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盘锦网 ( 辽ICP备13010319号-3 )

GMT+8, 2018-1-16 19:20 , Processed in 0.107505 second(s), 24 queries .

辽宁盘锦中文社区平台 爱盘锦 X3

© 2014-2015 盘锦鹤乡网 论坛最新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